[短道速滑]从学霸到冬奥冠军 第143章

作者:天予昭晖 标签: 爽文 励志人生 无cp 近代现代

顾染转身,一把抱住了池朗,激动的在他耳边尖叫:“啊啊啊啊啊,池大力,你看你看,你快看!我滑进了40秒,我第一次滑进了40秒!”

池朗抱着他,也替他感到高兴,拍着他的后背,跟他一起喊:“我看到了,我看到了39秒916,还打破了赛会纪录。”

顾染扔在他耳边大声喊:“我滑进了40秒,第一次!!!”

“是是是,好好好……”他的手臂越来越用力,池朗感觉自己有点呼吸不畅,握着他的胳膊往下拽,“你快勒死爸爸了。”

顾染赶紧松了手,看着大屏幕上池朗的成绩:“41秒310,儿子,你还够得练呢?”

池朗看了一眼旁边的马尔科:“我没摔倒就不错了。”

马尔科又向顾染伸出双臂:“这就是天才的速度,你太快了,恭喜!”

“谢谢!”顾染也短暂的和他拥抱了一下,两人互相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也恭喜你进入决赛。”

裁判最终判罚了柯蒂斯犯规,于是这位21岁的荷兰选手,第一次进入了男子500米决赛。

顾染和池朗赶紧套上冰刀,走出冰场。迫不及待的来到中国队的教练席。

刚才他们在场边说话的时候,程森和徐清就像是村头盼着儿子回家的老夫妇,两个人伸长了脖子望眼欲穿。

看到成绩的那一刻,他俩比顾染还要激动,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就差抱头痛哭。

程森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感觉就跟做梦一样,太不容易了,比我自己夺冠还激动。”

徐清问道:“39秒916这成绩你在比赛中也没有滑出来过吧。”

程森说:“我滑中长距离的,没怎么参加过500米的比赛。”

徐清笑道:“我是滑短距离的,可我也没滑出来过这个成绩。”

程森拍了拍他的后背:“没事,我们这一代运动员没有完成的事业,让他们去替我们完成。”

顾染和池朗已经站在了他俩旁边,看着眼前这一幕,池朗惊讶道:“哟,老两口这么激动?”

程森瞪了他一眼:“你再说一遍。”

池朗赶紧推了一把顾染:“你们三个可以抱在一起哭。”

作者有话要说:  老两口是池大力的吐槽,两位教练就是师兄弟关系而已

这两天都是把两章合并成一章发的,所以,大家能不能多多留评嘤嘤嘤~

感谢在2022-03-17 23:59:03~2022-03-18 23:57: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很皮很天真、未衬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腐鱼团子 110瓶;可口不可乐 30瓶;25729715 22瓶;你爸爸、清风入我怀 20瓶;未衬 10瓶;是Joanne啊 5瓶;卡卡洛卡卡卡卡 3瓶;灿烂一生、Yukimura 2瓶;我怜幽梦、莲莲子妈妈来了、慕城、43723354、李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09章 第 109 章

抱在一起哭, 是不可能的。不过顾染还是被拉过去狠狠的揉搓了一番。

徐清在他脑袋上揉来揉去,手上带了些力道,虽然嘴上一个字也没说, 但顾染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激动。

顾染一把搂着他的腰, 问道:“我厉不厉害?”

“厉害!”

“你高不高兴?”

“高兴!”

“我没有骗你吧。”

徐清一愣:“嗯?”

顾染笑道:“不是说了, 我继承了你的头盔号, 也会继承你的梦想。所有你未完成的事业, 都由我来完成。”

徐清笑得比他还开心:“一直都相信你。”

程森在一旁拍着顾染的后背,颇有些五味杂陈:“小崽子,你是不是也应该抱抱我。”

顾染转过身来又一把抱住他:“抱抱你就等于抱过我师父了。”

程森:“……”

他脸上那种喜悦的神色立刻收敛了, 换上一种难言的复杂神色。

顾染已经跑回看台,去和他的队友们庆祝。程森小声呢喃:“我比我家老头儿带他的时间都长,就不算他师父了?”

徐清在一旁笑死了:“行了行了,没见有人跟自己亲爹吃醋。”

这时候, 场上即将开始第二组的比赛,有孟语乔,他和黄在显分在了同一个组。这个组其他选手实力一般,孟语乔小组第二,晋级下一轮。

于是,参加这个项目的三名中国选手, 全都进入了决赛。

出发之前,程森就对他们三个人说道:“希望你们尽量争取,但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徐清说:“最重要的是团结, 把你们的战术思想执行到位,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没有遗憾。”

场上经过浇冰之后,就将决出本届世锦赛前两枚金牌——男女500米。

先是女队, B组结束之后是A组。这时候,顾染他们三个人下去检录,顺带着看了女队的决赛。

梁可欣在上个月最后一站世界杯拿了金牌,程森对她在世锦赛上的表现还是抱有期待的。

然而,这场比赛的激烈程度远超想象。除了梁可欣,决赛还有一名意大利队员和两名韩国队员。

经过了三次起跑,比赛才正式开始。每个人都是冲着冠军去的,意大利选手表现得非常强势,一时间连崔智恩都被她压在了身后。

可是在第三圈的时候意外出现了,另一名韩国选手韩孝英从后面连续加刀超越上来,意大利选手寸步不让,一番纠缠后,意大利选手摔出了赛道。

最终,韩孝英被裁判“PEN”掉,不但没拿到金牌,连成绩都取消了。

最后崔智恩拿了个第一名,梁可欣第二。

这边顾染、池朗和孟语乔三个人对望一眼,又看向另一边。黄在显脸已经沉了下来,嘴里叽里呱啦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池朗小声道:“骂裁判呢。”

顾染诧异道:“什么时候自学的韩语。”

池朗神秘一笑:“我这是读心术。”

顾染思索片刻,有点感慨:“这叫相似效应,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简单的清冰之后场上开始进行B组决赛,随后是A组,他们几个就该上场了。

顾染转过头来看向他俩,问道:“你们在想什么?”

孟语乔说:“和你想的一样。”

顾染扬了扬眉毛:“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孟语乔淡淡的看着他:“你都写在脸上了。”

池朗歪着头在他脸上看了半晌,他头盔和护目镜都已经戴好了,什么也看不出来。

于是,池大力发出灵魂拷问:“啥?”

顾染一手一个,搂过两个人的肩膀:“不管有多难,也不管那个黄在显有多强,我觉得我们能做到,一定能!”

他又顺手在池朗脑袋上捋了一把:“你就拿个第三。”

三个人一起往外走,池朗颇有点不服气:“凭什么我只能拿个第三。”

顾染露出个势在必得的笑容:“我是说,至少拿个第三。”

决赛有5个人,赛道显得有点拥挤。顾染在第一道,黄在显第二道,孟语乔第三道,然后是池朗,最后是被裁判判进决赛的荷兰选手马尔科。

三名中国在场上的态度就不难看出,对于这场比赛,他们的目标绝不只是一枚金牌。

如果目标只是金牌,顾染一个人就能做到,柯蒂斯半决赛意外出局,黄在显孤军奋战,以他和顾染现在的实力差距,本来也没什么威胁。

顾染前不久才破了赛会纪录,竞技状态肉眼可见的好,现在谁还拦得住他?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包揽冠亚季军,升起三面五星红旗。

这三个人已经做了两年的队友,吃住训练都在一起,每□□夕相处,还一起参加接力赛,对彼此也相当了解,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就明白对方的意图。

决赛没有人抢跑,那就不是决赛。

抢跑的人是黄在显。一起比赛这么多场,他对顾染也已经相当了解。知道他的起跑反应速度独一档。

他道次不好,起跑再比顾染慢,那就没得玩了。在起跑的时候肯定希望自己比顾染更快一点。哪怕快个0.1秒那也是优势。

顾染在绕回起跑线前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孟语乔和池朗。

那两个人没有看他,而是互相看了一眼,顾染就知道,自己想要传达的意思,想必他们也已经有了交流。

比赛重新开始,没有人比顾染的起跑反应更快,他理所当然的抢到了第一。

不过,比赛仍然没有按照他想的那样发展。

他本以为,黄在显抢跑之后,应该会有所收敛,反应速度应该会慢一些,这样第三道和第四道的孟语乔和池朗就有机会超过他。

然而,黄在显毕竟也是曾经世界排名第一的名将,实力和经验都还在线。

就算是第二次起跑,他的反应速度依旧不慢,加上道次优势,仍然排在第二,对前面的顾染紧追不舍。

孟语乔在他的外侧,一直在给他施加压力,限制他的身位,不让他对前面的顾染造成威胁。池朗在他们身后,卡住那个荷兰队员的位置,不让他上来添乱。

通过第一个弯道的时候,孟语乔并没有找到超越的机会,这个时候在外道就要吃亏一些,池朗稍微降了点速度,给他让出位置,孟语乔落在了黄在显身后。

黄在显夹在三名中国队员的中间,他眼睛只盯着前面的顾染,不放过他任何细微的动作,一旦发现他有失误,会毫不犹豫的超上去。

但这个时候顾染的体能是最充沛的,本来速度就快,路线还收得很好,几乎是贴着标志块滑行。黄在显想要超他只能去外道。

可外道池朗和孟语乔交替上来,他的注意力完全被这俩人吸引,哪还有有余力去追赶顾染。

比赛进入第三圈,后面的孟语乔和池朗,一个内道,一个外道,同时追了上来。

在短道速滑中,这种被左右夹击的情况是最糟糕的。空间被完全压缩,稍微一点摆臂动作就会造成肢体接触,高速滑行下,身体接触就意味着破坏平衡,不得不降速。

那两人把他夹在中间,他受到的影响一定是最大的。

换了别的技术不过硬的运动员,早就已经落到了后面。

但黄在显毕竟能力摆在那里,他还能勉强支撑一下,为自己争取出个二选一的机会。

外道的池朗虽然技术不行,但人高马大,蹬冰力量十足,一看就知道这是打算靠蛮力超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