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元帅夫人超级撩 第53章

作者:番茄不是西红柿 标签: 爽文 甜文 穿越重生

  叶尘瞳孔猛地一缩,他一直防着萨克的反击,没想到对方会突然使出压缩精神力的杀招,下意识地护住腹部……

  “砰!”萨克压缩精神力的余波让叶尘整个人都倒飞了岀去,电光火石之间,叶尘只看到一道流光从眼前闪过,而后整个人都被裹进了熟悉的怀里……

  场上漫出精神力波动产生的气体,就在萨克打算继续攻击的时候,裁判员立时出现在场内,抬手阻止了对方,一脸冷漠地道:“萨克上将,你犯规了。”

第158章 有惊无险

  “有没有事?”顾许抱着摔倒在地的叶尘,连忙把人扶起来,一脸紧张地道。

  叶尘摇了摇头,颇有些心虚地瞅瞅自家元帅,本来还想以潇洒的姿态完胜萨克后在顾许面前疇瑟一下的,这下倒好,差点儿就受重伤了,立时抓着对方的袖子小声地道:“我在你怀里呢,一点儿伤都没有!”

  顾许瞧着自家小混蛋自觉闯祸,怂怂地瞅着自己的模样就没好气,又担心他受了惊吓,舍不得再教训他,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回去检查一下,没事就好。”

  叶尘闻言立时松了口气,顺着台阶就麻溜儿地往下爬了,还软软地搂着自家元帅的脖子撒娇:“我就知道你在旁边看着,才一点儿都不怕的!”

  “……所以还得怪我给你惹事的胆子了?”顾许面无表情,对于自家小混蛋这种闯祸后的讨好丝毫不领情,语气凉凉地道。

  叶尘:“……”刚刚不还心疼他呢吗?怎么转眼又凶了呢?

  没等叶尘再接再厉地哄一哄他家极有可能秋后算账的小气鬼元帅时,身后就突然传出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顾元帅,我理解你爱妻心切,只不过在比试的途中插手两人的战斗,这于理不合吧?”

  叶尘闻言皱了皱眉,转头看向岀声的人,正是之前和顾许说话的那位联邦人,见两人的目光转向了自己,立时不明意味地接着道:“我记得方才元帅可是亲口答应过不会无故干涉比试的,没想到……

  那人话没说完,摇了摇头露出一副失望的模样,仿佛对顾许的行为尤为不齿……

  “你瞎了吗?萨克刚刚差点儿把叶尘杀了没看到?”突如其来的意外中断了比试,这会儿所有人都围了上来,顾炎起听到那联邦人的话,当即便冷下脸毫不客气地道。

  “你…你……”方才开口的联邦人立时被顾炎起噎了一下,脸色难看地指着顾炎起。

  只不过顾炎起的性子向来不好惹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就算被对方的直言不讳给气到了,那联邦人也不敢说什么,只铁青着脸“你你你”了半天,这才梗着脖子强辩道:“比试切磋难免会有些小摩擦,上将他有分寸,对招式的把握也很精准,怎么可能出人命?”

  顾炎起冷笑一声,懒得再和他废话,直接抬了抬下巴示意上前阻拦的裁判公布结果,站在场中央的裁判员见状,冷着一张脸,直接朗声道:“萨克上将将威力足以击穿头骨的压缩精神力覆于右手表面,违背了比试规则,叶尘获胜。”

  “胡扯!”最先倒打一耙的联邦人闻言顿时沉不住气了,连忙冲上前站到萨克身边,看着裁判员冷笑一声道:“阁下的判断未免太不公正了,如果萨克真的用了压缩精神力的攻击,元帅和叶尘躲过了攻击,至少会在场上留下证据,然而这里除了叶尘摔倒时扬起的飞尘可什么都没有,你们帝国的待客之道我今天算是见到了。”

  “这……”裁判员也有些奇怪,按理说那么强大的攻击,没有打中叶尘,落空之后至少能把比试台击垮了,可是现在除了刮了阵挺大的风之外这比试台连一点儿裂缝都没有……

  裁判员难得地踌躇起来,他当了十几年格斗大赛的裁判,自认不可能看错和感知错方才的精神力波动,偏偏萨克的攻击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确实显得他大惊小怪似的……

  萨克阴沉着一张脸站在原地一言不发,方才攻击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状,配上身旁人帮腔的话乍看上去倒像是受了欺辱不屑辩解的模样。

  顾许拉着叶尘起身,给自家爱人拍了拍衣服,这才看向争执不开的两人,淡淡地道:“去监控室看回放吧。”裁判员闻言立时点了点头,擦擦脸上惊出的冷汗,顺着顾许的话道:“元帅说的对,这里有实时监控,上将方才那一拳的威力如何,只看回放便可知道了。”

  呼……这大人物决斗的裁判也不好当啊,随便一个人他也得罪不起啊!好在他对自己的眼力还是有信心的,应该不可能会看错叶尘也没有意见,差点儿闯了大货这会儿他还不可劲儿地听话嘛,正准备跟着自家元帅一起离开,就听人群中又传来一道颇有些熟悉的声音:“不必了。”

  叶尘闻言下意识地朝说话者的方向看过去,之间罗德斯紧拧着眉心事重重地从人群中钻出来,有些复杂地看了叶尘一眼,这才收拾了一下心情,面色严肃地看着裁判员道:“是萨克上将输了。”

  罗德斯是联邦总统的小儿子,提前一段时间就来帝国交流学习了,在场认识他的人自然不少,听他这么说可信度立时便高了不少,萨克身边的联邦官员闻言更是脸色大变:“罗德斯,你胡说什么呢?你又不是裁判,且离得那么远,能看出什么来?!”

  罗德斯没理会对方的话,抿着唇一言不发地走到台上,紧盯着萨克,在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举起对方的手,扯开萨克的袖子……

  “啊!”胆小的人看到眼前的情形甚至捂住了嘴惊呼岀声,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只血肉模糊甚至连白骨都隐隐能看到的手臂,被萨克强行用精神力包裹没有滴下血液,看着却更加的触目惊心……

  “这是联邦将领发明的格斗技,萨克上将在攻击的一瞬间看到元帅的介入而收势,炸毁了自己的手臂,从伤口上可以看出已经到了致命的程度,上将,是你输了。”罗德斯面色凝重地看着萨克,沉着声音向大家解释。

  他是联邦的小太子,很清楚今天在这里公然揭穿萨克的作弊行为会对联邦造成什么影响,但是,作为一个同样热爱格斗志愿加入军部的人,他绝对不允许萨克做出这样有辱格斗竞技,有辱国家的事情……

  叶尘诧异地看向萨克的伤口,没想到联邦居然还会发明这种鸡肋招式,看来萨克也是气昏了头在使出杀招的那一瞬间反应了过来,否则那一拳肯定要落在自家元帅的身上……

  这么想着,叶尘更心虚了,抬眼小心翼翼地瞅瞅顾许,嗯,还是那一副熟悉的面瘫脸,可能有点儿玄……证据确凿,那就省了再去调回放的时间了,默默地捏了一把汗的裁判员总算是松了口气,直接看向方才替萨克说话的人道:“不知阁下还有什么疑问?”

  那人绷着一张脸,看萨克自作弊后就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心里气的冒火,只能干巴巴地道:“即使如此,上将出招的同时元帅已经冲了上去,那也该双方都算违规,这场比赛的结果也只能作废。”

  萨克是联邦的上将,在比试过程中对对手使出了杀招还可以借口多年在战场拼杀的习惯没有改过来,一时失手,但若是作弊还输给了一个在校生,就真的辩无可辩了……

  这位巧舌如簧的联邦官员话音刚落,全场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几个没有出头还在暗中观察形势的联邦官员还在纳闷儿呢,就见裁判员忽然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看着紧追不放的联邦官员道:“您应该庆幸元帅在第一时间感应到精神力的波动冲了上来,否则,萨克上将怕是这会儿已经进了我们帝国的星警局了。”

  “这话严重了吧?虽然我们上将一时失手,这叶尘可是S级精神力者,最多也就是躺两个月的事情,比斗台上的交手本就充满意外,何必拿星警来压我们?”那联邦官员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地道。

  裁判员转头看了一下顾许,见对方并没有阻止的意思,这才看向萨克二人,直言道:“叶尘怀有身孕,萨克上将方才的攻击部位直冲着叶尘的腹部而去,但凡被精神力波动挨到一点儿,对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想必不用我细说了吧?”

  若是萨克没有违背比赛规则伤到了叶尘,那自然无话可说,但是情况明显不是如此,要是叶尘真岀了事,倒霉的只可能是萨克。

  “什……”

  “你说什么?!”那联邦官员震惊的话还没出口,就被脸色黑成了锅底的萨克绐打断了,咬牙切齿地看着裁判员道。

  裁判员闻言一怔,下意识地便道:“元帅夫人怀孕的事情整个帝国都知道,萨克上将难道不是在明知夫人有孕的时候乘人之危……”

  不怪他这么想,主要是叶尘的实力太强,几次在星网上公开的比赛都是第一名,又是S级精神力者,如今在绝大多数粉丝心目中,叶尘几乎都已经是除了顾许之外帝国最强的人了。

  不巧,这位出自星网格斗大赛中心的裁判员就是叶尘的小粉丝。

  至于萨克,虽然他也混到了一个上将的名头,但是他是从联邦来的,帝国人对他本就不了解,再加上叶尘的事情全帝国都知道,要是这个初来乍到的联邦上将没打听一下元帅夫人的情况就贸贸然上来挑战,也不太可能吧?

  没等裁判员说完,萨克突然大步走向叶尘,睁大着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就在众人以为他会当场暴动的时候,只见萨克冻着一张脸,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甩袖离场了……

  今天这场比试,无论他是输是赢,他从一开始就输了。不,若是叶尘是最佳状态,他也是输……

第159章 可怜的小崽崽

  身为挑衅者的主人公都离场了,就相当于默认了裁判员的话,这么一来,就算帮着萨克说话的那位联邦官员再怎么强辩也无用了,只得悻悻地偃旗息鼓了。

  联邦官员自觉面上无光,狠狠地瞪了胳膊肘往外拐的罗德斯一眼,便匆匆跟上了萨克一道离开,再也呆不下去了。

  “顾元帅,顾夫人,非常抱歉!”罗德斯见两人识趣地离开,也是下意识地松了口气,而后走到顾许二人身边,郑重地弯下腰道歉。

  顾许揽着叶尘看向面前的罗德斯,抬手将人扶起身,淡淡地道:“萨克上将和叶尘的比试是出自他们个人的意愿,至于之后的违规事项也是上将所为,阁下无需道歉,反而要感谢阁下挺身而出证明萨克作弊。”

  罗德斯绷着一张脸,面色凝重地看向顾许,张了张口还想再说些什么,就被顾许绐打断了:“阁下若无其他事情,我想带我的伴侣去详细检查一番,恕不奉陪了。”

  “……应该的。”罗德斯面带尴尬地绐两人让了个路,原本还想借着今天的宴会跟自家偶像多说会儿话的,现在出了这种事,他也不可能再厚着脸皮凑上去了……

  叶尘被自家元帅带到休息室,安静地窝在沙发上看着顾许联系乔治过来,乖巧得简直不像话。

  见对方挂断通讯后更是立时坐直了身子,双手平放在大腿上,一副乖乖听训的模样。

  刚刚的情况确实挺危险,叶尘到现在想起来还有些紧张,头一次意识到自己是真的闯祸了,要不是顾许及时冲上来就算他能顺利地护着孩子躲开也得吃点儿苦头了……

  想到这里,叶尘整个人都蔬者盏拿皇裁淳瘛

  顾许转头就看到张牙舞爪的小狮子低垂着头无精打采的模样,简直不知道是该骂还是该哄,没好气地上前把人按倒在沙发上,拧着眉冷声道:“躺下休息!”

  而后拿过一边的毯子给小混蛋盖上,自己则坐在一边俯身探到叶尘的额头用精神力扫视对方的情况,虽然没医生那么专业,但是精神力的伤害还是能检查出来的。

  “唔……”顾许的精神力没往常那么温柔了,一点儿都不客气的霸道地闯进来,叶尘立时被酸酸麻麻的感觉冲击得缩了缩脖子,抓着自家元帅的衣领,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他,就看他,也不说话,认错态度可以说非常诚恳了。

  “……哪里不舒服?”顾许深深地叹了口气,除了投降好像也没什么辙了,尤其这小东西刚刚还受了惊吓(大雾),只得软下语气道。

  “唔……就你的精神力扫得我不舒服,其他都很好!”叶尘眨了眨眼睛可乖可乖地实话实说。

  顾许:“……”果然就不该心疼他!

  叶尘瞧着自家元帅被自己噎的说不出话来,胆子肥了一点儿,揪揪顾许的衣角,开始把刚刚准备好的腹稿拿出来一板一眼地开始认错了:“是这样,我觉得今天确实是我不好,明明知道萨克上将厉害着呢,以前还能跟你过两手,肯定不是那种可以简单解决的人物,要是平时也没关系,最多就是受点儿小伤,但是现在我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呢,确实不应该轻敌大意,不不不,是压根儿就不该应战的,哎!”

  叶尘垂着头,释肥脑地拱进顾许的怀里,底气不足地道:“我错了……”

  顾许:“……”瞧瞧这认错的话,都把他想说的绐说完了,他还能怎么教训?

  叶尘自顾自地反省了一下,也没见自家元帅说重话,自觉反省得不错了,想了想又叹了口气有些小不高兴地摸了摸肚子道:“其实也怪这家伙太弱了,我打个架还得担心它的安危,束手束脚的,害得我没发挥好。”

  顾许:“……”这一秒甩锅的能力也是没谁了……

  然而叶尘的锅还没有甩完,欺负了一通还没出生的小崽子,又把目光看向了顾许,瘪着嘴委委屈屈地道:“主要还是萨克他挑衅在先,而且、而且我听你的话了,你也同意了,没想到这家伙堂堂一个上将居然还违反规则,这谁能料到啊?”

  “……”嗯,一人一个锅,谁也没落下……

  顾许把揪着自己的袖子不放的手裹进手心,暂时没有搭理自家小混蛋的心思,用精神力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扫了一圈儿,确定没有受伤的地方,这才松了口气,忍不住在叶尘的腹部多停留了一会儿……

  还没出生就被自家老爸甩了这么多锅,也不知道以后长大了会不会驼背,想想就有点儿心疼……

  顾许在心里默默地绐自家崽子叹了口气,刚要将精神力抽离出来,却感觉叶尘的腹中悄悄地探出一股几不可查的完全不同于叶尘的精神力,悄悄地勾住了自己,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力道轻轻地拉拽着自己……

  “……”顾许冷不丁地被这股精神力拽得一懵,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的时候,就见叶尘突然不适地捂住了肚子,吃痛地叫出了声:“唔!疼……”

  “……”被叶尘的吃痛声惊得回过神来,顾许连忙把人搂进怀里,而后面色古怪地看向自家爱人的肚子:刚刚那个动静,该不会是……

  “不行了不行了!真的有点儿疼,乔治怎么还没来?”叶尘不舒服地捂住肚子,现在是真的慌了,刚刚还好好儿的怎么说疼就疼了呢?

  他说的果然没错,小孩子就是弱……

  “哎哟!”吐槽自家崽子的话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叶尘很快就遭到了报应,肚子里仿佛被踢了一脚似的难受,不应该啊,这才几个月就会踢人了,这小霸王!

  顾许的精神力被自家崽子勾着,能感觉到这小家伙精神得很,猜测是两股精神力的碰撞导致叶尘的不适,顿时默了默,突然生出了一种小崽子不满老爸给自己甩锅,拉着自己无声抗议要还自己清白的诡异感觉……

  心情有点儿微妙“顾许!”叶尘拧着眉拍了一下走神的老攻,他都这么不舒服了,这家伙还这么不专心,能不能行了?

  “咳咳!”听到爱人的叫声,顾许总算从这种复杂的感觉中清醒过来,狠了狠心将自己的精神力抽离出来,揉揉叶尘的脑袋安慰道:“应该是我的精神力碰到了孩子,没事的,乔治很快就到。”

  虽然自家崽子的清白确实挺重要,但是他也不能只顾着和小崽子暗度陈仓让自家爱人难受……

  就这样,可怜的小崽子继被自家老爸甩锅之后,再一次被自家父亲无情地丢开了,没有一个给它做主的。小崽崽:“……”不能说话就没有人权了吗(丿'□')」-■—?!

  “你小心点儿!”好在叶尘对自家孩子还是有那么一丟丟父爱的,闻言立时凶凶地瞪了他一眼,这么弱的家伙,是能随便碰的吗?

  “……”顾许张了张口刚想说是你肚子里这个小家伙主动勾搭的我,休息室的门就被一把推开了,瞅瞅两人腻在一块儿亲亲我我的模样,紧赶慢赶累得半死的乔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地道:“元帅,虽然我是顾家的私人医师没有错,但是能不能麻烦您二人真的有病的时候再找我,我并没有看别人亲热的癖好。”

  “……”顾许将叶尘重新按到沙发上,这才起身无视了乔治的调侃,一脸严肃地道:“叶尘刚刚和萨克比试被精神力波及到了,你过来给他看看。”

  乔治闻言惊讶了一下,随后也不耽搁,直接带着医疗箱上前,简单地给叶尘检查了一下,瞅瞅叶尘的肚子小声地嘀咕道:“不愧是两位S级精神力者的孩子,真够结实的啊!自己的爸爸这么折腾居然稳如泰山,啧……”

  “……”好不容易快把这茬儿绐揭过去了,你这家伙干嘛哪壶不开提哪壶?!叶尘被乔治给气到了,虎着脸瞪着他道:“明明是我够强,保护的好,才没让这家伙受伤好不好?”

  乔治收起自己的装备,闻言耸了耸肩,一点儿不会看眼色地拆台道:“你要是够强的话,我也就不用跑这趟了,这大晚上的,我就不够强了,我是个文职人员,差点儿没累趴了。”

  叶尘:“……”

  乔治收起了自己的医疗箱,起身看向元帅:“初步检查没什么问题,要是不放心的话明天去医疗室再做一个详细的检查,顺便可以测一下性别。”

  话音刚落,乔治似乎还对自己大晚上被叫过来的事情颇有怨念,看了一眼叶尘,而后淡淡地补充道:“这么结实估计就是个小少爷了。”

  叶尘:“……”

  “麻烦了。”顾许闻言点了点头,亲自将乔治送出门。

  他刚刚接触个小崽子的精神力,也隐约能感觉到对方应该是个挺皮实的小男孩儿,才几个月大呢,就能主动释放精神力出来抓人了,等以后生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