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元帅夫人超级撩 第83章

作者:番茄不是西红柿 标签: 爽文 甜文 穿越重生

  顾予辰慢吞吞地瞅了自家蠢哥哥一眼,这才看向自家不靠谱的老爸,语气淡淡地道:“哥哥很乖。”

  “……”别以为你夸我乖我就会被你糊弄过去了!而且哪有弟弟夸哥哥乖的?!球球气炸了,鼓着腮帮子怒瞪弟弟:“所以我的监护权一直在你手里?”

  要是他的监护权被交给了自家弟弟,那那些禁网操作岂不都是豆豆搞的鬼了吗?亏他还为了每天两个小时的上网权限对豆豆感动不已,还以为豆豆背着父亲和老爸给自己开后门肯定顶了好大的压力!这个小混蛋!

  顾许和叶尘这会儿还不知道两只崽儿之间的恩怨情仇,只以为大儿子知道自己的监护权居然被交绐了自家弟弟,面子上过不去了,叶尘见状还没什么诚意地拍了拍球球的肩膀安慰道:“这不是挺好的嘛,你自个儿说说你都多久没闯祸了?而且你也别急吼吼地不服气,豆豆为了做你的临时监护人可是提前考了试的,交给你你能考过吗?”

  “……”球球气的脸都涨红了,简直委屈的不行,偏偏他这段时间的表现就像是在给弟弟作证似的,混蛋弟弟太坏了,把他坑的不要不要地,还让他倒过来给这家伙数钱!

  顾许瞧着自家大崽儿委委屈屈的小模样,又瞅瞅小儿子熟悉的面瘫脸,大概也猜到球球估计是被他弟弟绐坑了,颇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大儿子的脑瓜道:“行了,这段时间表现得不错,听豆豆说训练都有按时完成,僵化症的情况也稳定了,在学校里也没有闹事,想要什么奖励,说吧?”

  家有两只小机灵鬼,想要一碗水端平,有时候还是需要一点儿奖惩措施的,否则这两只杀伤力这么大,万一哪天他不在,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的房顶都被掀了怎么办?

  “……”这根本不是奖励能解决的事情,是身为哥哥的尊严受到了挑衅!球球瞪着自家弟弟发出了灵魂的呐喊,过了好一会儿才委屈地正式憋出来一句:“你们要答应我,以后都不能随随便便禁我的网了……更不能不经我的同意把监护权给豆豆,我也是有人权的!”

  “……说的我们跟什么时候虐待你了一样。”叶尘瞅着自家小子一脸委屈的模样翻了个白眼,一脸无语地道。

  “还不是虐待我嘛!我还这么小,就禁我的网,比我加训,简直对我的身形都造成了严重的摧残!”球球闻言更委屈了,瘪着张嘴小声地嘀咕道。

  “……再卖乖,所有奖励统统取消。”叶尘板着张脸,面无表情地道。

  “……”球球闻言立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心塞地绐嘴巴做了个拉拉链的举动,而后可怜巴巴地看向自家父亲,希望没什么卵用的父亲能够稍稍给自己提供一丢丢爱的帮助。

  “……”顾许见状抽了抽嘴角,无奈地扶了扶额道:“不让你上网是因为你精神力不稳,现在身体既然已经好了,你自己看着办。”

  他们倒也没有非逼着自家儿子学习,不准玩耍的意思,事实上,两个儿子,虽然大崽儿确实调皮了点儿,但是在学业方面其实也没有要他们操过什么心,体能训练也从未落下过,他是喜欢玩儿游戏还是别的什么小爱好,他和叶尘都没有过多干涉的意思。

  至于每次惹事儿后经常拿禁网来惩罚这小子,就真是个误会了。球球的爆发力,而且骨子里其实有点儿随他小叔,有时候到兴头上,很容易不管不顾,虽然是惩罚,但主要也是为了稳固这小子的精神力。

  这一次难得球球那么乖,身体也恢复的很好,自然不可能再拘着他。

  叶尘瞧着自家元帅心软解释的模样,顿时嫌弃地撇了撇嘴道:“你这么一解释,以后这小子该更得意了。”

  “我才不会!”球球听了自家老爸的话,立时忍不住了,气咻咻地站在自家父亲的身边绐自己辩解,一本正经地道:“这四个月就是我洗心革面的证据,以后我再也不随随便便打架了!”为了捍卫我的游戏!

  顾许&叶尘&弟弟:“……”虽然看着豪情万丈,但是怎么就是这么不信呢?

  不过这一回,一家三口还真的猜错了,被自家弟弟伤透了心的球球终于再一次看破了红尘,连打架都不能吸引他了,很是安分了一段时间,甚至还以追求独立之名一个人哼哧哼哧地跑去异国他乡留学了!搞的顾予辰都差点儿生出了一丢丢内疚之心了。

  然而,谁都没想到的是,开始进入了懂事阶段不再让自家老爹以及弟弟操心的球球依然没有摆脱搞事体质,在时隔几年之后,就那么猝不及防,轰轰烈烈地给自家的两大一小送去了一个大大的“惊”喜。

  四年后,曾经雄赳赳气昂昂地表示要离开帝星隐姓埋名,靠自己的实力去国外留学的球球心慌慌,灰溜溜地回国了……

  顾家,三堂会省中一一顾许,叶尘还有弟弟面无表情地排排坐在沙发上,对面是一只释忿颇裕蘅闪档那颉

  顾伯默默地站在一边给久未归家的大少爷倒了茶,心里忍不住感慨,这是有多久没有看到这样的场景了,果然大少爷不在家里偶尔闯点儿祸什么的,他都觉得有些不习惯了呢!这不过这次的事情,咳咳,貌似不算小。

  顾予辰如今也长成了十一岁的少年,和十一岁还稚气未脱的球球不同,如今弟弟的身体已经开始抽条,个子蹿得飞快,脱去了婴儿肥的脸上少了几分孩童的可爱,倒是多了几分冷厉的气质。

  此时,他正单手敲着桌子,瞅着面前奁拉着一双耳朵,一脸无精打采的哥哥,面无表情地出声道:“我记得你说过,你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了,不需要我们看着你,要出去历练历练,所以历练的结果就是,你睡了兽人帝国的小皇子,灰溜溜地逃回来了?”

  “不是灰溜溜!”球球闻言连忙抬起头,舞着双手急吼吼地辩解道:“我、我已经和他说好了,要对他负责的!我、我会和他结婚……”

  说着说着,球球又葆儿了下来,天知道他那天为什么要喝酒,还居然就酒后乱性了!别说老爸和弟弟了,就连他自己都想把自己揍成猪头了!

  “其他的事情先不提,”叶尘倒是没有球球想象中那么愤怒,半撑着下巴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家大崽儿,优哉游哉地道:“兽人帝国的体格可是出了名的强大,以你的体格,确定真的不是被睡?我很怀疑啊!”

  顾许:“……”现在是讨论上下的时候吗?元帅之子和兽人帝国皇子,一个不好分分钟就是国际问题了好不好?

  球球:“……”这是亲爹吗(丿'□')」-■—!

第220章 说好的儿媳妇儿他攻了

  顾予辰原本还沉浸在自家蠢哥哥只是出去了一趟,就这么被人叼走了的复杂情绪中,听了自家老爸的话这才反应过来,露出个叶尘同款惊讶的表情,皱了皱眉看向自家哥哥道:“你确定你是睡了人家,而不是单纯地睡了个觉?”

  他可没忘记自家哥哥小时候经常沾沾自喜地和自己提过的跟所谓的初恋一起睡午觉的故事,还口口声声嚷嚷着自己已经是个男子汉了。

  哥哥那么笨,这些年也没什么长进的样子,说不定还真是个乌龙,想要酒后乱性也是个高难度行为,更何况是在兽人帝国那种人人都比自己壮的地方,说不定还真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睡了……

  “当、当然是前面那种!”球球见自家亲爹亲弟一副完全不信自己的模样,感觉男性尊严受到了严重质疑,立时涨红着一张脸气咻咻地道:“我、我又不傻!毕业那天朋友约我一起喝酒,我也没想到兽人帝国的酒那么烈,然后我就醉得有点儿严重……”

  说到这里,球球又有点儿不好意思了,抿了抿唇含含糊糊地抠着身下的沙发道:“虽然后面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但是!但是我醒过来的时候,华长晟,就是小皇子,他就躺在我的身边,身上……伤的很重……”

  球球只要一想到那天睁开眼睛看到那位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小殿下伤痕累累地躺在自己的身边,他的心里就充满了罪恶感,恨不能把前一天喝醉的自己给揍死算了!

  叶尘闻言更惊讶了,像是重新认识了自家儿子一般,一脸不可置信地道:“你不但能睡别人了,还能把人绐折腾伤了?你确定你不是在做春梦?”

  “……老爸!”球球怒目相视,对于自家老爸事不关己的态度气炸了!

  “也就是说你喝的烂醉如泥,对那天的事情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也根本无法肯定自己究竟有没有碰过他?”顾予辰一瞬间就揪出了自家哥哥话里的破绽,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道:“而且既然对方是帝国的小皇子,平日里怎么可能没人保护,如果不是他自愿,你一个醉鬼真的能近的了他的身?”

  “唉?不是你想的那样,他虽然是那边的小殿下,不过不怎么讨当今陛下的喜欢,一直都是一个人行动的。”球球闻言愣了一下,而后下意识地解释了一句道。

  “那他就更有理由接近你了,人类帝国的元帅之子,和你联姻的话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顾予辰毫不客气地戳着自家哥哥的痛脚,不含一丝情绪地冷静分析道。

  “……”球球听了弟弟的话顿时不开心,鼓着腮帮子凶呼呼地瞪着自家豆豆道:“你不要这么揣测他!小皇子的声誉很好的,是出了名的不争不抢,待人宽和。而且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他浑身的伤口要怎么解释?我又不瞎!”

  “……”顾予辰张了张口,本想说要是对方存心利用,自然可以实现在身上造出令人浮想联翩的痕迹,甚至为了让他心软故意搞的惨一点,然而看到自家蠢哥哥一副胳膊肘往外拐的模样,顿时气闷地住了口。

  蠢哥哥这副蠢样子,哪里是酒后乱性,无奈负责的模样,那分明就是……恋爱果然让人降智,自家哥哥明明都已经够蠢了!

  “啧,还没结婚呢这就开始护犊子了?”叶尘瞅着自家大崽儿傻fufu的呆样儿就一阵嫌弃,毫不客气地嘲笑道:“话说回来,该不会和你弟说的恰好相反,你看中了人小皇子的美色,就故意装醉趁机把人绐睡了吧?听说那位兽人帝国的小皇子可是帝国的第一美人,啧啧……”

  球球:“……我没有!”老爸太过分了,他…他是那种贪恋别人美色的人吗?!

  顾许&叶尘&弟弟:“……”你还真是……

  “……”球球憋红着一张脸,又委屈又心虚,奁拉着一双耳朵,自暴自弃地道:“反正、反正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能对不起人家……”

  叶尘&弟弟:“……”所以说了半天关键是这个吗?关键是你这家伙到底是真睡了还是稀里糊涂落人套里了好不好?

  就在一大两小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默默观战的顾许突然冷不丁地出声道:“你喜欢那位小殿下?”

  球球闻言一愣,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自家父亲问到点子上了,原本气咻咻的表情顿时别扭起来了,小心翼翼地瞅着自家父亲,支支吾吾地道:“以前也没有很熟,就见过几次,他…他很好看……”

  两大一小:"……”

  “……我记得你小时候还有个叫小花的初恋,也是因为人家好看,你不是还特意为了人一路追到兽人帝国去7?这么快就又看上别人了?”顾许有些头疼地看着自家看脸的大崽儿。

  球球:“……”求别提这种陈年往事了QAQ。

  确实,他们大崽儿有时候是胡闹了点儿,但是最多也就是打打架,逃逃课之类的,这回倒好,一个没看住就给他们来了个大的。

  “你才多大?感情这种事情不能儿戏,如果你们真心喜欢当然没问题,关键是你自己拎得清吗?”顾许板着张脸颇为严肃地道。

  球球难得看到自家父亲这么疾言厉色,立时就有些紧张了,瘪着嘴低下头小声地嘀咕道:“年纪小又不代表就是儿戏了,那老爸不是也十八岁就跟您结婚了嘛,也没见你那么凶的啊……”

  —个不小心当了一回榜样的顾许&叶尘:“……”

  球球悄咪咪地瞅瞅自家父亲和老爸拉下来的脸色,鼓起勇气挺了挺肚子,一脸郑重地道:“我去兽人帝国纯粹是为了学习,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而且我、我挺喜欢华小晟的,是真的!”

  两大一小:“……”你越是这么强调,让人越以为你在过家家呢!

  就在事情僵持住毫无进展的时候,门口的下人就这么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对着顾许和叶尘汇报道:“元帅,夫人,有一位叫华长晟的,说是大少爷的朋友,特意前来拜访。”

  球球:“……!!”

  顾许和叶尘闻言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道:“请他进来吧!”

  “看来你这次是有备而来啊,直接就这么把兽人帝国的皇子拐回家了,这是打算来个先斩后奏?”叶尘似笑非笑地看着晕晕乎乎的球球道。

  “……”球球百口莫辩,又不知道那家伙怎么自己就跑过来了,只担心地望着门口。

  久闻兽人帝国第一美人的大名,再加上自家大儿子一开始说把人折腾得浑身受伤了,顾许和叶尘原本还以为会见到一个柔柔弱弱的美少年,结果眼巴巴地等到人进来了,看到对方的身形之后,三双眼睛顿时齐刷刷地看向自家儿子蠢哥哥:“……”

  就这接近一米九的身高,你确定不是被吃干抹净,再吃干抹净了吗?你哪来儿的勇气吹牛说自己攻的了人家?!

  接收到自家老爹和弟弟质疑眼神的球球立时挺了挺肚子,理直气壮地抬了抬下巴:“……”不好意思,我就是在上面那个哒!

  华长晟走进来,假装没看到球球和他家人的互动,先是安抚性地看了球球一眼,这才向顾许和叶尘行了个礼,语气不卑不亢地道:“见过两位伯父。”

  “……”除了身材有点儿高大之外,确实不负帝国第一美人的称号,五官的精致不输自家小崽儿,而且比豆豆多了几分柔和的气质。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叶尘总觉得面前这个拐走自家大崽儿的家伙看着有点儿眼熟?

  “就是你想和我哥哥结婚?”想比自家父亲和老爸的打量,顾予辰就有些不客气了,直接冷冰冰地看着对方道。

  任谁辛辛苦苦养大(大雾)的哥哥才刚放出去没多久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被别人给叼走了,会高兴就怪了!

  “不是他,是我!”球球闻言立时站到华长晟身边,急急忙忙地道:“是我想和他结婚的!”

  两大一小:“……”站到身边看就更明显了啊,原来他们家一七五的球球才是那个柔弱美少年?

  “我听球球说你们已经睡过了?”这么想着,叶尘没理会自家儿子的叫嚣,看向这个华长晟的眼神越发的不善,语气凉凉地道。

  还以为自家儿子终于出息了,终于知道去拱白菜了,结果看现在这家伙,他分明就是被拱了!虽然他刚还拿这个取笑过球球,但是发现自家儿子真的被压了,那就是另一种心情了。

  儿媳妇儿秒变儿婿,能有好脸色给这家伙就怪了!

  偏偏自家蠢儿子已经被迷了眼,一直挡在华长晟面前绐自家“未来媳妇儿”解围,超级男子汉地保护着华长晟,气鼓鼓地瞪着自家老爸道:“老爸,你别这么直白,小晟会害羞的!”

  叶尘:“……”这个臭小子,呆死你算了!

第221章 球球的孽缘啊

  华长晟看着顾予叶单薄的身子坚定地挡在自己身前,像个炸开的小气球一样护着自己,和十多年前那个圆嘟嘟的小胖墩不顾一切地冲到自己面前的场景奇异般地重合了,浅色的嘴唇忍不住微微扬了扬……

  他是兽人帝国的小皇子,也是唯一正统的皇室血脉,本该是最崇高的身份,却偏偏活的连当今陛下养的狗都不如。

  他父母的婚姻是皇室联姻的产物,后因母后多年不孕,父皇光明正大地养起了情人,生下了好几个天赋不错的皇子。好不容易想尽办法生下了他,却又因为自己特殊的体质而彻底放弃了他。

  没有遇到过顾予叶的时候,没有人把他当人看,谁都能对他骂上几句,踢上两脚,一片一片地拔下他身上变异的鳞片,一刀一刀地割开他完好的皮肉,用全封闭的箱子套在自己的头上,看着他窒息痛苦的模样。

  然而,大概就像母亲说的那样,他就是天生的怪物,无论受到多重的伤,他总能很快的复原,那些鳞片又会完好无损地长回来。于是,那些一开始还有所收敛的人越发的猖狂,尤其是在发现他的父皇和母后甚至有意纵容之后,便更加肆无忌惮。

  从一开始的痛苦和绝望,到了后来的冰冷麻木,他早就不在乎了,顶着小皇子的身份,没人会真的敢对他下杀手。毕竟那几个哥哥也不是完全和睦,谁也不想为了自己这个怪物被其他几个兄弟抓到把柄。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继续折磨吧,反正总有一天,他会将那些人一一除尽。

  华长晟一点儿都不着急,静静地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机会,然后他等到了,一个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的小不点儿,为了自己被别人打的狼狈不堪的小家伙。

  他自然不可能对一个小不点儿产生什么所谓的爱情,但是,在他的生命里,能抓住的东西太少了,这是他活了十几年仅得到的唯一一点善意。他可以忍受黑暗,但是,如果能抓住他的光,他自然会不惜一切代价,为此……

  华长晟眼神暗了暗,从球球的身后走出来,郑重地看着顾许和叶尘道:“伯父,我喜欢叶子,希望你们能同意把他未来的人生交给我,我会保证永远爱护他,绝不背叛和伤害。”

  球球:“……”听上去没什么毛病甚至还有点儿感动,但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有点儿怪怪的?

  不对啊,这话不应该由他来说的吗(丿'□')」_■—?!

  叶尘闻言一愣,似笑非笑地看着华长晟道:“看来你们还真是挺两情相悦的啊!”

  “那必须的啊!跟你们说了我是很认真的了!”虽然对于华长晟的话有那么一丢丟的别扭,不过听了自家老爸的话,球球还是立时给出了反应,抬着小脑袋哼哼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