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元帅夫人超级撩 第84章

作者:番茄不是西红柿 标签: 爽文 甜文 穿越重生

  弟弟和老爹们就是太小看他啦,就算是酒后乱性他也不是随随便便到处乱的好不好?

  叶尘闻言扫了眼自家儿子,破有些意味深长地道:“听这语气倒是挺真诚的,所以这位小殿下的意思是要我们同意让你把球球带回兽人帝国?可是听我儿子的意思,怎么好像是你要嫁进我们家呢?”

  球球闻言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听到身边的人好像早有所料似的,不经思考便道:“叶子在兽人帝国那边的学业已经结束了,我之前就听他说准备回来读大学,正好我也想继续主攻基因工程方面的研究,想来帝星长期发展,至于以后的事情,可以等叶子毕业之后我们再商量。”

  嗯嗯!”球球闻言立时点了点头,一脸附和地看着自家老爹道:“兽人帝国那边没什么问题,主要就是你们同意就好啦!”

  说完还特意朝对面挤了挤眼睛,以眼神示意两位老爹一定要给他点儿面子啊!

  叶尘:“……”话说的滴水不漏,还真是早有准备了!

  “既然如此,你就先在这里住下,等安定下来之后再考虑结婚的事情。”顾许倒是没嘲笑自家儿子的猴急,闻言点了点头平静地道。

  父亲威武!球球高兴地立时给自家父亲竖了个大拇指,而后转头看向华长晟道:“我带你去我的房间!”

  “……”顾许脸黑了,语气凉凉地出声道:“顾伯,给这位小殿下另外准备一间房。”

  “……”球球心塞了塞,刚想说自己带他去,就被自家老爸一把拎住了后衣领,用令人发毛的语气笑眯眯地看着他道:“至于你,出国几年,公司里的烂摊子全堆我和你弟身上了,现在你自个儿回来了,自己去处理!”

  话音刚落,叶尘毫不客气地一脚把自家蠢儿子揣出了家门,在同一个坑里摔上两次,果然是欠揍!

  就这样,球球委委屈屈地揉着屁股出门了。

  虽然顾家两大一小全都对这个突然出现把球球拐走的小狐狸没什么好感,但是也不至于在球球不在的时候给这家伙穿小鞋,而且到底是友国的小殿下,放在自己家里也能保证安全。

  华长晟似乎也知道自己不讨人喜欢,只对叶尘和顾许点了点头便安静地钻进了绐自己安排的房间看书,倒是没有其他的动作。

  “父亲,真的要让他们结婚吗?”顾予辰紧拧着眉,一脸严肃地道。

  “……你好好儿学习,这事儿不用管。”顾许闻言嘴角抽了抽,谨慎地叮嘱道。

  虽然自家小崽儿有着超乎同龄人的智慧和成熟,但是现在就开始关注感情也太早了,有个自小撩人的大儿子已经够头疼的了,他可不希望连小崽儿都开始学早恋了……

  弟弟:“……”

  “那小子的精神力比以前增强了。”打发走了几个小的,回到书房,叶尘立时忍不住皱了皱眉对自家元帅道。

  华长晟的变化不小,尤其是过了青春期整个人抽条拔高,再加上有意无意的锻炼,体型和相貌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要不是他留了个心眼儿,一开始都没能把眼前的人,和当年那个阴郁沉闷,经常被人欺负的小可怜联系起来。

  精神力增强,变异天赋又是那种诡异的类型,自家大儿子会陷进去也不算太冤了。

  “嗯。”顾许闻言淡淡地应了一声。

  叶尘瞧见自家元帅一脸淡定的模样,凑上去皱了皱眉有些怀疑地道:“你好像一点儿都不担心啊!不是我说,你家大崽儿见到好看的就一头栽进去也不是第一次了,说不定这小混球到现在都还没把人认出来呢!”

  顾许瞧着自家夫人关心儿子却又偏偏假装不在意还对着自己旁敲侧击的模样就有些好笑,握住对方的手捏了捏,宽慰着道:“你担心那个小皇子对球球施加精神力暗示,误导球球对他情根深种?”

  “……我可没担心,训练了那么多年还这么容易中招,我都不好意思说他是我儿子!”叶尘撇了撇嘴一脸嫌弃地道。

  “……”顾许瞅着自己小夫人傲娇的模样,假装没听到对方的嫌弃,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先不提咱儿子有没有发现这位小殿下就是当年的小花,我倒是觉得这个小皇子不是那么鲁莽的人,谋定而后动,在不确定能够成功的情况,他应该不会轻易使用精神力迷惑的技能。”

  球球如今可不是七八岁的小孩子了,就算,咳咳,就算有点儿贪恋美色,但是自己的儿子他还是很清楚的,意志力坚定,对精神力攻击也有很强的抵触力,就算这位小殿下擅长诱惑,只怕在他出手的瞬间自家崽儿就能察觉到异样了。

  “……”叶尘盯着自家元帅好一会儿,这才小声地嘀咕道:“想不到你对那小子的评价还挺高的。”

  “就事论事而已。”顾许笑了笑道,而后又眼神微沉,只是即使这位小皇子没有用最极端的手段控制球球,也不代表他就没有利用别的办法来诱惑他们家傻fufu的大儿子。

  此时,在二楼的客房中,华长晟光着身材完美的半身站在浴室里,神色阴鹫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半点儿没有在球球面前表现出来的柔弱内敛,反而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阴冷肃杀的气息。

  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复又睁开,那些经过多年治疗而消失的鳞片又重新浮现出来,他面无表情地挑拣着撕掉几片,混合着鲜血直接扔到马桶里冲掉,这才克制着让鳞片消失,而身上那些原本已经消失的伤口却狰狞地留了下来。

  看着身上狰狞的伤口,华长晟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他从来都知道,但凡是想要的东西,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把自己当做筹码。

  他的小叶子脾气倔,却很心软,要是那天他趁着对方喝醉的时候倾泻自己疯狂的念头,只会被清醒后的叶子彻底疏远。所以,他换了一种方法,事实证明,这很有效……

第222章 纯情的球球i(‘V、)厂

  球球奁拉着脑袋,在自家老爸的强权下委委屈屈地在公司里呆了一天。

  虽然基因改造公司的事情一般轮不到他做主,不过好歹他也算是最大股东,自家弟弟筛选好等他签字的文件还真是堆成了一坨,就这么可怜巴巴地坐在办公室里,一直努力到大半夜才把堆积的事情全部处理完。

  等到家的时候,球球瞅着自家老爹和弟弟的房里都黑乎乎的,估摸着差不多应该睡了,便蹑手蹑脚地钻进了华长晟的房里……

  咳咳,他可没有想什么不纯洁的事情,真的只是来看一眼,看一眼就走!

  就在球球刚刚拉开门,想悄咪咪地溜到华长晟的床边看一眼的时候,屋子里的灯突然间打开,抬眼便迎上了华长晟清浅的笑容:“你来了。”

  华长晟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半靠在床上,露着小半个胸口,仿佛料准了球球会出现一样,一点儿都不意外地看着对方,球球被抓了个正着,立时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小声地道:“我、我就是来看看你,你、你还住的习惯吗?”

  “这里很好,我很喜欢。”华长晟微微弯了弯眼睛,似乎心情很好地看着球球道。

  球球闻言顿时松了口气,略带着些不自在地凑上去,有些高兴地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喜欢的,我老爹和弟弟他们人都很好的,你在这里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就算有,我也会保护你的!”

  华长晟瞧着球球拍着胸口和自己打保证的模样,抿唇笑了笑道:“那我先谢谢你了。”

  他喜欢看他的小叶子为了他不顾一切的模样,为此,他愿意一直在对方面前维持着柔弱无害的形象。

  “你不要和我这么客气了……”球球看着华长晟开心的神色自己也觉得听开心,直接摆了摆手,刚准备张口再说点儿什么,就看到对方淳白的胸口上那些还未消退的点点痕迹,当即就变了脸色,原本高兴的心情顿时识讼吕矗硕齑剑拖峦访粕溃骸拔摇⑽胰ョ闵弦!

  话音刚落,球球立时起身跑了出去,不过一会儿便哼哧哼哧抱了个医药箱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华长晟道:“你、你趟下来吧,我家里有些修复伤口的药膏,效果很好的。”

  说着,又像是怕华长晟误会似的,球球立时举起右手绷着张脸一本正经地做发誓状:“你放心!我只是帮你揉揉伤口,绝对不干别的!”

  别看他自小就开始花花肠子一溜溜的,连自家老爹都觉得自个儿没个定性了,其实他还是很纯情的!除了那天晚上喝醉酒,他一直都是洁身自好的成员之一好吗!

  “……”瞅着球球信誓旦旦的笃定神色,刻意没有好好儿穿睡衣的华长晟突然觉得有点儿心塞……

  偏偏等自己乖乖地趟下来之后,少年葱白细腻的指尖沾着乳液状的膏药磨蹭着自己的胸口,看着球球一脸纯情的模样,华长晟眼神暗了暗,忍不住闷哼一声,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立时转过身趴在了床上,做伏尸状……

  “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疼你了?”球球见状立时移开了手,一脸懊恼地道:“都怪我平日里尽和人打架了,下手没个轻重,对不起啊!”

  华长晟的皮肤那么嫩,他这么粗手粗脚的,说不定都要让伤势加重了,哎……

  “没、没事,一点儿都不重,很舒服……”华长晟伏趴在床上,整张脸都埋在枕头里,闷闷地出声,试图掩饰自己语气中的异常。

  “真的?”球球被安慰到了一点,看着对方毫不防备地把自己的后背暴露绐自己,心里软的一塌糊涂,一个不小心就开始得寸进尺了,酝酿了一小会儿又凑近了些,嘴里像是咬着东西似的支支吾吾地道:“唔……那我帮你下面也擦一点吧,会好的快一点儿……”

  球球想的很简单,那天自己那么胡闹,华小晟全身都那么凄惨了,下面的部位肯定更加糟糕,反正他们都会结婚的,自己给他擦点儿药也、也不算太轻薄吧?

  “……”华长晟闻言身体立时僵了僵,不着痕迹地动了动,深吸了口气强压下内心的躁动,状似若无其事地道:“不用了,那个我自己来就好,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哦……那我把药膏放在你桌上,你记得擦啊。”意料之中的答案,球球颇有些遗憾地在心里叹了口气,不过还是特别守礼地放淤膏,又抱着医药箱哼哧哼哧地离开了,临出门的时候还特别贴心地看着趴在床上没动弹的人,关心地道:“你早点儿睡,明天也不用起太早,我老爸和弟弟经常睡懒觉的,早餐一般不会太早的。”

  华长晟:“……嗯。”

  得到了回应的球球安了心,体贴地带上了门,美滋滋地离开了。

  华长晟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渐渐消失,这才慢吞吞地从床上坐起了身,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身下的反应看了好—会儿,面无表情地掀开被子走进了浴室,现下的情况大概是想早睡都睡不了了……

  球球岀了房间,又一个人偷偷摸摸地捧着医药箱打算给放回客厅的小柜子里,然而一下楼就看到一道黑黑的人影一声不吭地坐在沙发上,立时给吓了一跳,刚想踩着脚开溜,就听到黑暗中的人影冷不丁地出声道:“不想和你的小花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球球刚抬出去的脚步顿时收了回来,又吭哧吭哧地跑回来,奁拉着两只耳朵蕎葆地低下头对着坐在沙发上的人道:“父亲,你都知道了……”

  “你那点儿把戏连自家弟弟都瞒不了,还想瞒过谁?”顾许抬手打开一遍的小灯,扫了眼自家没出息的大儿子,漫不经心地道。

  自家儿子有时候蠢是蠢了点儿,但是这么多年的训练又不是白练的,天赋也跟精神力抽取和融合有关,只要那个小殿下泄露一丝一毫的精神力波动,自家笨崽儿就没有发现不了的道理。

  球球:“……”那是正常的弟弟吗?全帝国除了他谁还有那么妖孽的弟弟啊口胡?!

  顾许见自家儿子不吭声,单手敲着沙发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所以呢?他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你了,你担心我们对他有偏见,就索性隐瞒不报?”

  “当然不是!”球球闻言立时急了,瞅着自家父亲面无表情的模样,瘪了瘪嘴有些委屈地道:“他没有告诉我,是我不想拆穿他。”

  顾许:“……”敢情这混小子还是主动凑上去的?他就不怕再被人骗一次?

  球球似乎是知道自家父亲在想什么似的,挪了挪身子凑到顾许身边,笑嘻嘻地开始撒娇了:“父亲,你不是说过做人要有恒心和毅力嘛!我想了一下,虽然小时候的一见钟情没什么参考价值,但是我都长那么大了,还是喜欢上同一个人,要是连争取都没有争取,就因为一些陈年往事放弃的话,那我自己也要唾弃我自己了。”

  顾许:“……”怎么还成了他的锅了?教孩子真是太难了……

  说着,球球顿了顿,很快又紧接着道:“况且这次他并没有控制精神力影响我的思维,我觉得他是喜欢我的。”

  因为童年时候的大挫折,球球在精神力这块儿可是下了功夫的。虽说小花即使利用天赋技能也控制不了自己,但是他没有用……

  想到这里,球球的心里轻松了一些,开始一本正经地给自家媳妇儿解释了:“小时候他是迫不得已,而且我们那个时候就已经扯平了。现在算是重新开始,要是老抓着以前的事情不放,那才显得我小气了!”

  “……小道理倒是一套一套的。”顾许瞅了眼装乖卖巧的熊儿子,语气凉凉地道。

  “那是!”球球闻言立时挺了挺胸,见自家父亲没怪罪,又开始疇瑟上了:“成熟的男人就应该拿得起放得下!”

  “……”自家大崽儿真是没认真几句就开始欠揍了,所以说从小被揍那么多还真不能全怪自家夫人暴力……顾许忍住了朝自家春风得意的崽儿呼脑袋的冲动,面无表情地道:“你心里清楚就好,至于喜欢谁,该怎么处理,由你自己决定。”

  “这么说你就是答应我了!”球球闻言立时高兴地差点儿跳起来,还特别黏糊地道:“我就知道父亲你最够意思了,给你一个亲儿子爱的抱抱!”

  说着,球球就张开手朝着自家父亲扑了过去,然而才扑了一般就被身后的一只夺命无情手给揪住了后衣领,—把拖到了沙发的另一边,而后,球球就听到了自家老爸冷幽幽的声音:“你管谁要爱的抱抱呢?”

  球球:“……”老爸你误会了,我绝对木有搞父子骨科的意思!帝国扫黄办也不依啊!

  “还有,父亲最够意思,意思就是说老爸很不够意思了?”

  球球:“……!!”绝对木有这个意思!

第223章 论弟弟的毒舌功底

  年满十八岁的球球,后衣领被人提着,缩着脖子,再一次体会到了小时候被自家老爸支配的恐惧,可怜兮兮地抬起头看向凶神恶煞的老爸,露出个灿烂的笑容讨好着道:“老爸你绝对是误会我了!您不是一向是我们家食物链顶端的王者嘛,任何时候都是最最最厉害最够意思最无敌了,所以我心目中的排名肯定是把你排除在外的嘛哈哈!”

  为什么他都十八岁了还会像小时候一样被自家老爸像拎小鸡一样拎在手里啊?!他都一米七八了,老爸他就不能换个更加倍儿有面子的抓包方式吗,他对这个姿势都快有心理阴影了有木有QAQ?!

  “哦……”叶尘瞅着自家大崽儿眨巴着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拼命地向自己递话,语气凉凉地道:“看来我这个老爸当得不怎么合格啊,都没能挤进你的排名名单里。”

  “……”越描越黑说的就是被自家老爸抓包的他了!球球委屈巴巴地把目光投向自家父亲,还没开始自己无声的求助,就被自家老爸毫不客气地糊了一巴掌后脑勺,凶巴巴地道:“别绐我卖乖!我要教训你谁敢帮你?”

  顾许:“……”咳咳,儿子,至少金字塔顶端什么的没说错……

  球球:“……”

  叶尘扫了自家元帅一眼,而后冷笑着拧着自家儿子的招风耳道:“够自信的啊,别人哄你几句就当对方喜欢你了,摆几个柔柔弱弱的样子你就冲上去当傻瓜了,还跟你父亲背着我串通一气,怎么?怕我棒打鸳鸯?”

  “咳咳,我是特意过来让球球坦白从宽,老实交代的,之前并不清楚他的打算。”顾许闻言立时清了清嗓子,绷着一张脸一本正经地和暗搓搓地搞地下动作的球球划清界限。

  “……”球球闻言立时瞪大了眼睛,一脸谴责地看向顾许,眼神里是满满的控诉,父亲,我看错你了!

  “……”年纪大了,你也不想看到自家父亲为了你那点儿破事儿承受独卧书房的晚年凄凉之景吧?顾许面无表情地回应着自家儿子的控诉,语气淡淡地道:“既然长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别总想着找家人求助。”

  球球:“……”

  叶尘满意地晃了晃手里的球,明明都这么大一只了,在自家老爸的手里还像十年前一样被提溜的轻轻松松,被自家父亲无情抛弃的球球心塞地望了望天花板,而后木然地转向自家老爸,卯足了劲儿,小声道:“我错了,可以不揍脸吗?”

  小花还在家里呆着呢,他可不想明天和自家心上人解释为什么才过了一个晚上,自己就肿成了一颗大猪头……

  “……”叶尘被这倔脾气的熊儿子绐气笑了,冷着一张脸道:“所以呢?你是在告诉我一定要和那个连身份都没跟你说明白的小花死磕到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