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元帅夫人超级撩 第94章

作者:番茄不是西红柿 标签: 爽文 甜文 穿越重生

  就算这段时间的事情不作数,小花更想要的是兽人帝国那个独一无二的位置,而他自己,以后是要进军部上战场的,只这一点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妥协,同样,如今明白了小花心底真是想法的他也知道对方绝对不会留在帝星,既然如此,说那么多还有什么用呢?

  大约他们彼此还不够喜欢,双方都不愿意为了对方放弃自己的目标,最终只能以分道扬礁收场了……

  想到这里,球球的情绪一瞬间低落下来,奁拉下眼皮自暴自弃地想着,算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失恋了,一回生二回熟,连对象都是同一个人,他早都习惯了……

  球球心里已经柿税蛇罅耍嫔系故潜恋脑椒⒗淠б豢吹故窍窦怂捣志头郑唤舶氲愣槊娴脑幸幻叮辽俦磺蚯蚓鼍奶瘸寤枇送纺缘幕り删托帕耍醋徘蚯蛞涣巢辉诤醯哪Q劬Χ寂梅⒑炝耍ナ纸苑降哪源嘶乩矗┥肀阋Я松先ァ

  “唔……!”球球原本都做好了和这家伙再干一架的准备,万万没想到对方直接就不按常理出牌地把自己的嘴巴给咬出了血,下意识地便吃痛地张开嘴,恰恰好就给了某个家伙趁虚而入的机会……

  当痛感传到球球大脑是的那一刻,他的第一感觉这货果然欠揍,打不过他就连上嘴咬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用上了!第二感觉就是脑子“嗡”的一声,彻底懵圈了,被咬的地方是嘴唇……

  要是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他的初吻来着,如果这也算得上是吻的话……不过这不是重点!

  后知后觉,反应迟钝的球球直到便宜被占了个遍,差点儿被对方近乎掠夺般的啃噬搞的差点儿呼吸困难了才反应过来,膝盖狠狠地顶上了对方的肚子,嘴下也是毫不留情……

  “嘶……咳咳!”华长晟被球球突如其来的力道咬出了血,又被正正好顶到了胃部,差点儿没痛到痉挛,这才下意识地起身躲开了对方的攻击,手里的力道却没有半分减少,又是好气又是无奈地道:“你是刺猬投胎的吗?”

  浑身都是刺,到处都能扎人,还扎的人特疼!

  “你干什么?!”球球没工夫理会华长晟的抱怨,急红了一双眼睛怒哄哄地冲着小花吼道。

  兢兢业业,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段感情这么多天,连口汤都没喝到过,哪成想转眼就被强吻了,而且自己还不是主动的那方,虽然球球现在一点儿都不想主动,但是还是觉得自己的男性尊严被挑衅了,这家伙简直就是讨打!

  这么想着,原本就快气炸的脸蛋被气的更红了,乍一看上去倒像是恼羞成怒似的,偏偏小花的战斗力看着不怎么样,力气倒是比自己想象中的大多了,让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球球一时间倒是没能挣开对方的桎梏,反而动着动着,就动到了不该动的地方……

  球球:“……”

  小花:“……咳咳!”

  “……你神经病啊!”球球忍无可忍,红着脸冲着对方吼道,他们现在明明就是在进行肉搏战,这家伙、这家伙还被自己狠狠虐了一把,这是硬的哪门子的硬啊?!

第244章 他受了……

  恼羞成怒的球球完全无法理解小花心潮澎湃的脑回路,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突然跳岀了当局者的身份开始旁观者清了,这会儿的他也终于开始有那么一丟丢地理解自己把小花带回家的时候,自家老爸和豆豆看像自己的那一言难尽的眼神了。

  看来他的眼神确实不咋样,不仅找了个欺骗利用感情的混蛋,还是个随时随地连被揍都能发情的神经病!

  然而很快,球球发现自己到了这会儿还是高估华长晟了……

  大约是自己的本性已经暴露了,华长晟索性直接破罐子破摔了,稳稳地接住小花的话,低哑着声音道:“我本来就是神经病,我不止是神经病,还是人人厌恶的怪物。”

  球球闻言狠狠地拧起眉毛,大概是此刻小花的语气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低落难过,反而还透着些阴沉狠绝的意味,这会儿不但没有激起他的同情心,反而越加觉得面前的这家伙有点儿神经质了……

  不过他到底喜欢了小花那么多年,怎么也不可能做到一下子完全放下,想到对方曾经经历过的那些遭遇,即使明知对方的演戏成分居多,还是不可能避免的别扭起来,连挣扎的力度都消了不少……

  然而,让球球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的华长晟并没有再依靠装可怜来博取小花的同情,反而画风突变,一手抓着球球,满脸阴沉沉地看着小花道:“可是,是叶子你先招惹我的!”

  球球:“……”

  “明明知道其我是个彻头彻尾的神经病,可是你还是选择接近了我这样的神经病和怪物……”说到这里,华长晟顿了顿,而后露出一个堪称完美诠释了神经病的笑容,阴测测地道:“小叶子,你见过招惹了神经病还能全身而退的人吗?”

  “……”球球脸黑了,已经开始怀疑先前的自己眼睛简直就是被糊了!不仅眼睛被糊,连脑子都进水了!否则怎么会觉得面前的这家伙是个柔弱的小可怜很容易被人欺负啊、(#'□'"!

  想到这里,球球就忍不住有些手痒,恨不得在这个让把自己迷成个笨蛋的祸害脸上揍出个花儿来,当即便就这被压着的姿势,气势上倒是一点儿不落下风地冷笑着道:“所以呢?你是要和我生死对决了?”

  “……”华长晟沉默了半晌,直勾勾地盯着球球看了好一会儿,最终泄气般地趴伏到对方的身上,他的小叶子哪儿哪儿都好,就是和小时候一样的不解风情,连一起睡个午觉都能得瑟好久,等到了真刀真枪地上场时,却迟钝地每每都让他几欲吐血也许这就是他总是在球球面前装作一副柔弱的模样的惩罚吧。华长晟在心里叹了口气道。

  “……你又想干嘛?重死了!再不从我身上起来,我让你半个月下不了床!”球球冷幽幽地出言恐吓道。

  “好啊!”华长晟继续赖在球球的身上,迅速地接话道。

  球球:“……”

  华长晟微微抬起头,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地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更何况只是半个月下不了床而已,我挺得住。”

  球球:“……”我说的下不了床是真下不了床,打断腿的那种!纯字面意思!你这家伙到底是撞坏了脑子还是受到了刺激,听不懂人话的吗?!

  回应球球的是打架打硬出来的人体器官,不知道小花听不听得懂人话,反正他身体的某些部位似乎是完全没有听懂呢……

  “唔……”

  球球气炸了,以自己的战斗值居然会被人两次偷袭成功,到底是他太弱了还是这家伙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自尊心高破天际的球球是绝对不会承认前者的,那就只有这家伙从头到尾装腔作势这一种可能了!

  “我卄你,唔……”球球忍无可忍地刚打算破口大骂,腰间的某个地方被华长晟重重地捏了一下,只觉得半边身子都有点儿麻了,还没骂出口的话顿时就被迫噎了回去,红着眼睛喘着粗气气急败坏地瞪着对方……

  “我就知道这里会让你舒服。”华长晟瞧着球球的反应,总算是有了点儿这个年纪该有的情绪,露岀了些得意的表情笑着道,当初趁着这个小家伙喝醉了酒,他也不是除了给自己制造了一堆博取同情的伤口外就什么都没做的,至少,敏感的地方被他猜对了。

  想到这里,华长晟的兴致更高了些,一边继续手上的动作,一边还爱上了在这种情况下和球球唠嗑儿的感觉,眉眼弯了弯,碎碎念般地道:“小孩子不许学大人说粗话,而且,你说反了……”

  球球:“……”神特么小孩子,你家会对孩子做这种事吗、(#'□'"厂」〃?!别以为你大了我几岁就硬气,这年头年下什么的还少见吗(;'Oz)o!绐…绐老子放手!

  华长晟似有所觉地顿了顿,而后对着球球阴狠地笑了笑:“你可以用拳头逼我放手,但是除非我死,绝不可能。我那些家伙拳打脚踢了二十几年,你可以试试,到底是你的拳头厉害,还是我的忍耐力更强。”

  球球:“……”这家伙是谁,他的小花不可能这么厚颜无耻!

  之后的事情对于事后清醒过来的球球实在是有些一言难尽,如梦如幻,一肚子的槽点也比不过直接把他整个人都给整蒙的一个事实一一小花他这么受怎么可能会是上面那个?!

  这么弱的家伙,这么弱的家伙……所以他们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偏偏华长晟完全不打算迁就球球的心塞,一只手半撑着脑袋看着一脸懵逼的球球,毫不客气地在对方的心口上放箭:“我早就应该这样的,之前浪费了太多时间了。”

  球球闻言总算是回过了神,幽幽地看向华长晟,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干巴巴地瞪着小花眼里满是控诉地道:“你个骗子!”

第245章 三堂会审

  小花闻言微微一笑,毫不亏心地接受了这个新的评价:“嗯,骗子似乎比神经病好听。”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就在球球开始忍不住怀疑人生,怀疑自己的时候,只听到某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家伙突然又冷不丁地出声道:“我们结婚吧。”

  球球:“……滚!”

  小花不滚,就当没看到自家小叶子的怒视,自顾自地接着道:“你觉得我骗了你,我没有骗你,你要是不愿意离开帝星,那我就跟你一起留下来。”

  “你太小看自己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了,我是想报仇,我想毁了皇室,但是如果完成这些的代价是失去你,那我宁愿永远都不去做。”

  “……”干嘛突然搞那么煽情啊混蛋!球球有气无力地瞪着小花,一会儿被对方眼神中的认真和坚持而震撼,—会儿又被这家伙先斩后奏一副吃准了自己的模样气的想吐血……

  小花也不着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自家小叶子等候对方的答案,直到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到球球憋着憋着把脸都憋红了,才终于憋出了一句话道:“你骗我的又不止是这一件事!这根本不是重点!”

  重点是说好的小媳妇儿他没了!没了!这家伙…这家伙压根儿就是个披着羊皮的狼!

  小花露出了一副恍然的神色,语气无辜地道:“原来你在意的是这个?其实没关系的,如果你在乎的话我也可以让你在上面。”

  话音刚落,小花顿了顿,又露出一副低落的神色幽幽地道:“我以为我的身体吸引不了你,担心你会离开球球:“……”少绐我打苦情牌厂」〃!

  于是,等到顾家两大一小终于等到他们据说去查清真相的儿子回来汇报情况,收获的就是一只蔬筮蟮那颍鸵欢浯悍绲靡獾幕ā

  顾许&叶尘&顾予辰:“……”

  “……这就是你的调查结果?!”叶尘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家熊儿子委屈巴巴地交上来的已婚资料,一时间诧异地差点儿都没能控制好自己的表情,瞪大着眼睛看着自家儿子。

  这小混球,简直半天不揍皮都痒了!都开始给他搞先斩后奏了!

  不止是叶尘,就连豆豆和一向偷偷地帮衬着自家大崽儿的顾许也被这小子的雷厉风行绐气到了,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小崽子,不管是哪个都有种想揍的冲动呢!

  “……基因变异药剂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小花答应我会在一个月内搞定,要是做不到的话就任我处置。”球球可怜巴巴地低着头,底气不足地看着自己的鞋子支支吾吾地道。

  顾家众人:“……”他说的你就信了?这么笨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儿子/哥哥!

  叶尘瞧着球球怂哒哒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冷着张脸没好气地道:“你怎么处置?把人拐上床为所欲为?还是床头吵架床尾和?!

  原本还以为通过这次的事情,自家蠢儿子会长点儿记性,至少没以前这么好骗了,为了照顾这小子的自尊心,他们还特地没插手,结果这混球转头就给他们搞了个大的,怎么能让他们不生气?

  而且若是在之前,一切还属于可控的范围,就算球球喜欢那个臭小子也不怎么打紧。

  但是现在,不管先前如何,小花和球球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伴侣,那就是半个顾家人了,就算他再怎么不情愿,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对待小花了,基因变异药剂配方被盗的事情也不能再当作无关者的事情处理了。

  最最关键的是,他们之所以会把事情全权交绐球球负责,就是相信这小子虽然有时候不太靠谱,但是至少还是能公私分明的,现在可好,要是这家伙不如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简直可以回炉重造了!

  “没有!”球球一听就知道自家老爸这回绝对是气炸了,立时急吼吼地看向叶尘解释道:“调查归调查,结婚归结婚,没有关系的!”

  说着,球球害怕两个老爹和弟弟不相信似的,低垂着头小声地接着道:“小花已经把皇室盗窃配方的证据全部交给我了,要是在规定的期限内他没有解决,老爸你们可以直接拿着证据去星际联盟起诉他们的……”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稀里糊涂地和小花领证了,不,也不能说是稀里糊涂,虽然他还是很气这家伙骗了自己,但是,大概他还是喜欢他吧。

  如果小花能真的做到自己说的,他想绐对方一个机会,小花他只有自己了,要是连自己都抛弃了这家伙,他怕这家伙该神经质了,这样不好……球球在心里小小声地说服着自己。

  叶尘拿到了所谓的证据并没有半点儿被安慰到的意思,只凉凉地扫了小花一眼,冷笑着道:“所以你是在告诉我,你为了拿到证据成功用伴侣的身份迷惑了对方,然后计划成功了?”

  球球:“……”老爸,求别扎心,其实是我被迷惑了QAQ……

  “两位父亲,可否单独谈一谈?”小花瞧着自家小叶子被自家老爸盘问得委屈又可怜,以往柔弱文静的模样也懒得再装了,抬脚挡在球球身前淡淡地出声道。

  球球一听顿时急了,连忙小幅度地拉着小花的衣服,小小声地冲着对方咬耳朵道:“你干嘛呢?这和说好的不_样!”

  “……”顾许和叶尘瞧着两个小混蛋在自己面前就敢眉来眼去的小动作,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一阵无语,真当他们眼瞎呢?!

  小花察觉到球球的动作不为所动,只冷静地看着顾许和叶尘,显然是早就背着球球有了自己的打算了。

  “行,去那里吧。”叶尘闻言当即冷笑一声,而后指了指训练室的方向看着小花语气凉凉地道。

  球球:“……老爸!”

  叶尘现在听到自家儿子的声音就气不打一处来,头也不回地带着小花边走边冷冰冰地道:“放心,死不了。”

第246章 华长晟早就做好了准备,反正现在生米都煮烂了,只要没被这两位传说中的帝国战神绐打死,没人能将他和顾予叶分开。

  顾许跟着自家夫人一起进了训练室,瞅见小花的表情顿时忍不住嘴角一抽,这家伙今天分明就是有备而来,吃准了他们弄不死他啊……

  要不是看在这货对自家儿子至少还算真心的份上,他还真和自家夫人一样有种直接把人给揍回兽人帝国的冲动小花跟着两人进了训练室,丝毫不意外叶尘和顾许不善的目光,坦然地看着两人,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笑了笑道:“我真心喜欢顾予叶,可也知道自己得到对方的手段不光彩,今日无论两位父亲如何动手,我都不会有一丝反抗,希望二位消气之后能同意我和叶子的事情。”

  “……少给我掰扯关系!”叶尘听着那声“父亲”,终于忍无可忍地瞪着这个小混蛋咆哮道,“说的你在我的手底下还真有动手机会似的。”

  小花:“……”说的好有道理,媳妇儿的家里人都剽悍,苦肉计什么的压根儿连使都没处使……

  球球眼巴巴地看着自家老爸把小花带进了绐自己留下了深刻阴影的训练房,瞅着自家父亲也跟上了,还拼命地跟人使着眼色……

  只不过这一回也不知道自家父亲是不是真的被气到了,对于自家熊儿子的挤眉弄眼没半点儿表示,就这么冷着脸跟着叶尘进去了,这可把我们球球给吓坏了!

  “老爸都说了死不了了,下手自会有分寸,你这么担心干嘛?”顾予辰抽着急吼吼的哥哥毫不客气地打击道。

  “……这不是,那家伙才挨了我一顿打嘛,万一断个胳膊少个腿什么的,那我还得照顾他……”球球听到自家弟弟冷幽幽的声音,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瞅了自家弟弟一眼,话还没没说完就在对方凉凉的表情中熄了声……

  顾予辰见自家哥哥不说话了,又抽了眼被父亲带上的门,这才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语气中难得地带上了点儿这个年纪该有的迷惘:“我有种预感,家里很快就要剩我一个人了。”